追蹤
姚學智 George's Blogger
關於部落格
藉此部落格和客戶朋友們交換意見,分享心得
  • 169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亞裔好男要當兵 承繼光榮歷史

中國有句俗話說:「好男不當兵,好鐵不打釘。」有人講,此話是孔子說的。我想,這種陳舊的價值觀已帶到美國。在我長大的加州橙縣,一位有孩子的華商告訴我:「當兵不過是去做砲灰。」我聽了這話十分生氣,但什麼話都沒說,只當它是從軍觀念有「世代鴻溝」。
 
3月初,紐約時報刊出美軍陸戰隊第一位華裔軍官呂超然 (Kurt Chew-Een Lee)少校以88歲高齡在華府去世的消息,激起我很大研究意念。呂超然出生於舊金山,參加過韓戰與越戰,以作戰英勇曾獲海軍十字勳章和紫心勳章。他的兄弟呂超凡 (Chew-Fan Lee,音譯)與呂超芒 (Chew-Mon Lee,音譯)也在韓戰榮獲勳章。前加州國會眾議員麥克羅斯基 (Pete McCloskey)與一些曾在呂超然部隊中服役的官兵展開努力,希望頒授他軍人最高榮譽「國會榮譽獎章」(Congressional Medal of Honor)。他們認為,呂超然沉默寡言,為人低調,以致未能獲得應有殊榮。
 
我原先以為,華裔在美國參軍不會有很深歷史淵源,參軍華裔人數也不多。但經進一步研究,事實是華裔參軍可追溯到很早時期,且人數相當多。有華裔參加美國革命戰爭的傳說,但最早的文獻顯示,華裔曾參加美國南北戰爭。化名「John Tomney」的華裔自願加入紐約州步兵,在蓋茨堡 (Gettysburg)之役負傷陣亡。由於當時許多華裔參軍用化名,正確統計人數十分困難,但一般認為,美東沿岸地區當時共有約200名華裔,其中58人參加南北戰爭,大多數加入北軍的海軍服役。
 
最近,我到奧斯丁市參觀布拉克德州歷史博物館 (Bullock Texas State History Museum),發現德州與美國歷史十分有趣的一頁。墨西哥革命軍領袖潘丘維拉 (Pancho Villa)當年與美國發生邊界戰爭,有華裔墨西哥人加入美國潘興將軍 (General John J.Pershing) 的部隊服役。美國人離開墨西哥後,維拉揚言要把這批華裔墨西哥人依叛國罪吊死。夠義氣的潘興未經上級批准,逕自把這批華裔全部帶回德州。
 
他們之中約500人定居聖安東尼奧,形成該市華裔社區的核心。潘興將軍後來獲准給予這批華裔男子永久居留身分,以酬勞他們為美軍作戰。據1882年的排華法案,一般華裔絕不可能獲得這種身分。
 
二次大戰為華裔帶來巨大改變。徵召入伍的華裔人數空前多,但未受重視。曾在美國陸軍服役長達30餘年的首位華裔將官傅履仁(John Fugh,現已退休)撰文指出,二戰期間,多達兩萬華裔被徵召入伍,占當時華裔人口四分之一。紐約市所有18歲至36歲的華裔,40%被徵召參軍,比率是全美所有族群最高。
 
二戰對華裔還有一個不能用統計數字表現的影響:讓華裔無可挽回地成為美國人,尤其是曾在中國服役的華裔。他們目睹中國被拉伕的士兵受到虐待、中國農民極重的勞苦和貧窮、蔣介石政府當時的腐化,都令他們覺得與美國大不相同,而更加體認他們是美國人,不想再回去了。與美國各階層的人一起當兵,也讓他們自認是美國平等的一分子,是美國社會的一部分。這種感覺是唐人街長大的華裔不會有。
 
戰時由於勞工缺乏,華裔男女勞工不再被隔離,而可進入各種工業,尤其是早先不給他們的需要技術的工作。在軍方和民間推動下,國會終於在1943年廢除「排華法案」。
 
華裔的美國從軍史不僅數字耀眼,更有傑出表現,可歌可泣。死後追贈最高國會榮譽獎章的華裔陸軍上尉法蘭西斯‧魏 (音譯,Francis Wai),是洛杉磯加州大學 (UCLA)極傑出的體育健將,主修財政學,準備加入家庭事業大展鴻圖。二戰爆發後,他入伍服役,在麥帥反攻菲律賓萊特灣 (Leyte)之役隨第五波部隊上岸,發現先前上岸的部隊群龍無首,被日軍砲火卡死在海灘,立即重整部隊,在前線身先士卒向前衝,但再次被日軍機槍與機槍碉堡阻擋,他奮不顧身,用身體誘敵開火,讓日軍暴露砲火位置,助同袍開火反擊,再向前挺進,但不幸在進攻最後一個碉堡時壯烈成仁。
 
還有更多華裔英勇的故事,華裔從軍的漫長歷史顯示,華裔與美軍有深遠淵源,有光榮紀錄,且參軍人數眾多。今日,國現役軍人中,有54000餘人是亞裔,軍校學員中,有5%是亞裔。
 
名垂青史的事蹟,必能驅散有害的似是而非之論。「好男不當兵,好鐵不打釘」,可能只適用孔子時代和當時的文化,不適用於我們這個時代。華裔深深了解這個事實,是150餘年來華裔加入美軍服役的理由。在「公民即兵」的民主體制裡,好男要當兵。(作者為前聯邦眾議員、俄勒岡州選出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